土耳其塑造强国形象频介入地区事务 为何拉拢俄罗斯

  第三阶段是2018年1月20日的“橄榄枝行动”。2018年1月以来,美国宣布将组建人数为3万人的“库尔德边防部队”。紧接着土耳其便发动了名为“橄榄枝行动”的军事行动。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幼发拉底之盾”军事行动的延续,按照埃尔多安的说法,土军此次要彻底清除在阿夫林的库尔德与“伊斯兰国”武装,同时对曼比季地区展开攻势,还将会把战线推进到叙东北部的叙利亚、伊拉克边境地区。美国呼吁土耳其的军事行动保持一定规模克制、降级并提出了在土叙边境地区建立“安全区”,同时美国表示不会从叙北重镇曼比季撤军,但遭到土耳其冷眼相待与强势回应。俄罗斯的态度则很耐人寻味,在土耳其大举进兵之际俄罗斯先是保持沉默,而后从阿夫林地区撤出了俄军,并指责美军对库尔德武装的支持是造成当前叙利亚新冲突的重要诱因,在亲叙政府武装决定支援阿夫林地区的库尔德武装时,俄罗斯则呼吁土与叙政府直接对话。截至2018年3月末,土耳其宣布已经完全控制了阿夫林,此轮军事行动,土耳其从库尔德武装手中夺走了229个村镇、1个机场、23座山、1座大坝。

为何攻打阿夫林

  不过按照叙利亚目前的态势,土耳其想要达成攻占曼比季的战略意图十分困难且遥遥无期,土耳其在叙北的军事存在将会长期化,未来更可能会寻求达成部分战略目标后的体面撤军。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19日表示,美国对阿夫林局势“深感担忧”。她说,美方已多次向土耳其表达了对阿夫林局势的严重关切,呼吁各方将焦点集中到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任务上来。国防部发言人曼宁同一天也表示,土耳其在阿夫林采取的军事行动正在对打击“伊斯兰国”努力产生影响。 埃尔多安20日公开回击美国称:“你们说你们是我们的战略伙伴,然后你们又与恐怖分子勾结。如果我们还是战略伙伴的话,你们就应该展现出对我们的尊重,并与我们共同前行。” 一些中东媒体指出,土耳其发动“橄榄枝”行动,相当于在美国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同盟关系”中打入一只楔子。土耳其此次军事行动的打击对象,是盘踞在阿夫林的“人民保护部队”,而后者是以库尔德人为主体的反政府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的主力。据报道,“北叙利亚民主联邦”驻法国代表21日对西方媒体疾呼:“不要抛弃你们的盟友”。 “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崛起之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叙利亚大力扶植库尔德反政府武装,一方面让他们充当打击“伊斯兰国”的生力军,另一方面则企图把他们变成美国将来继续插手中东事务的一颗棋子。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组织则借机壮大自己,为将来争取更多政治权利创造条件。双方由此“结盟”。 然而,美国和土耳其都是北约成员国,对于土耳其直接向其“小兄弟”开火,美国除了口头表达不满外,几乎无计可施。经过这次打击,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对美国的信任恐将受到损害,双方关系难免出现裂痕。 另一方面,通过此次大规模军事行动,土耳其还向美国等叙利亚冲突相关各方展现了自己的意志和能力,使土耳其成为叙利亚未来任何政治安排中都难以被排除在外的一方。

  力图塑造地区强国形象,与以色列关系不断恶化

对美不满

  第一阶段是2016年8月在叙利亚的“幼发拉底之盾”军事行动。“幼发拉底之盾”军事行动为土耳其带来了巨大的战略红利。主要在三点。其一是在叙北部建立了一个约2000平方公里的“安全区”;从“伊斯兰国”和叙利亚人民保卫军手中夺走了约240个村镇,并包括一些具有战略意义的城镇,如杰拉布卢斯、阿扎兹、达比克、巴卜等。并歼灭了大量敌对武装。其二,彻底粉碎库尔德武装欲将叙北部根据地由西向东的三个重要据点阿弗林、曼比季与阿扎兹串连成片的企图。土建立的“安全区”像一把尖刀插入到了库尔德人控制区,并对阿弗林、曼比季形成进攻态势。其三,数千名叙利亚难民已从土耳其返回到了叙利亚的“安全区”,且“安全区”内的社会秩序已逐渐恢复。这一时期,正值土未遂军事政变后,埃尔多安以雷霆手段肃清国内反对势力,引起了国内反对党以及西方国家的强烈不满,而此次对叙用兵既可转移各方注意力,又能为2017年4月的修宪全民公投造势,可谓一举两得。同时,军事行动也为土耳其后来的政治谈判积累了本钱,如今部分“冲突降级区”的雏形就来自于土的“安全区”。

土耳其在叙利亚北部发动“橄榄枝”军事行动2个多月以来,已经基本控制战略重镇阿夫林。作为土耳其北约同盟国的美国,最近一再对这次军事行动表达不安和焦虑,要求土耳其“保持克制”,但遭到土耳其强硬回击。 土耳其此次在叙境内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的目的何在?为何让敌视叙利亚现政权的美国感到焦虑呢?

  土耳其与以色列关系的恶化,其实质是土耳其外交政策转向的必然表现。区域层面看,在由美国“迁馆”所引发的一系列事件中,沙特等海合会国家出于配合美国中东政策以及“联以(以色列)遏伊(伊朗)”的地缘战略考量,表现得较为低调。而土耳其则将此视为是其在伊斯兰世界树立威信的良机,它在伊斯兰世界高高举起“反以”大旗的同时,也赢得了来自阿拉伯世界的支持。埃尔多安的内心深处不会忘记奥斯曼帝国的先辈们正是在对西方“异教徒”的一次次征伐中逐步取得了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国内形势看,埃尔多安需要树立面对以色列的强势形象,以赢得大选中国内穆斯林选民的支持。但另一方面,土以关系虽然恶化,却不会失控。美国也不会允许土耳其与以色列的关系滑向失控,这并不符合美国的地区利益。并且从长期来看,土耳其与以色列作为中东两强,关系交恶也并不符合两国根本利益,并且在能源安全、遏制伊朗在叙利亚的势力、反巴沙尔政权等诸多议题上两国仍有合作空间。因此并不排除土以关系在土耳其大选后有所缓和的可能性。(作者署名: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李云鹏)

图片 1

  在此时期,土耳其与美国、欧盟的关系持续交恶,亟需扩展自己的战略空间。为此,土不失时机地选择了改善同俄罗斯的关系,以期在叙利亚问题上取得实质性突破,试图改变自己前期日益孤立的外交处境。

让美焦虑

图片 2

土耳其发动这次军事行动,夺取阿夫林地区,打击盘踞在那里的叙利亚库尔德反政府武装,其目的包括:为推进土耳其在叙北部设立“安全区”的战略构想迈出重要一步,在美国与叙利亚库尔德反政府武装之间打入一只楔子,为将来阻止叙利亚库尔德人开展分裂运动奠定基础。 1月20日,土耳其军队和土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从东、西、北三个方向进攻阿夫林,目前已基本控制该地区。 以阿夫林市为中心的阿夫林地区位于叙利亚西北端,面积大约3850平方公里,其北部和西部与土耳其接壤,其东侧是已被土耳其控制的叙利亚巴卜地区,其东南侧坐落着叙北部最大城市阿勒颇。 从2014年开始,叙北部大部分地区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占据。叙利亚库尔德反政府武装在美国支持下,从“伊斯兰国”手中夺取了包括拉卡在内的叙北部重要城镇,并在2016年3月宣布成立所谓“北叙利亚民主联邦”,其控制范围包括西部阿夫林地区、中部幼发拉底地区和东部杰济拉地区。 2016年8月至2017年3月,土耳其在叙北部发动代号为“幼发拉底盾牌”的军事行动,控制了巴卜地区,并切断阿夫林与其他库尔德武装控制区的联系,为“橄榄枝”军事行动创造了条件。

  2017年来,随着“伊斯兰国”被逐步剿灭,土耳其在中东诸多问题上采取了较为强硬的姿态,力图借势打造地区强国与伊斯兰世界领导者的形象。土以关系的恶化则是标志性事件。2016年6月,在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竭力撮合下,土耳其与以色列前期因“加沙袭船”事件而引发的持续紧张关系有所缓和,土以双方都表达了想要改善双边关系的意愿。但双方关系还未有过多实质性改善,便在2017年再度跌入谷底。在2017年7月的阿克萨清真寺冲突,12月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及随后的巴勒斯坦人抗议冲突,2018年5月美国驻以使馆搬迁,加沙地带的新一轮冲突等系列事件中,埃尔多安均表现出了非常强硬的态度,这在往常的巴以冲突中是不多见的。埃尔多安一方面强烈谴责以色列与美国,甚至在公开场合抨击以色列是“恶魔”、“恐怖主义国家”、“以军在加沙的行径比当年的纳粹有过之而无不及”。另一方面又积极呼吁在伊斯坦布尔召开“伊斯兰国家合作组织会议”商讨在加沙部署维和部队,并在2018年5月宣布驱逐以色列驻土大使及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之后召回土耳其驻以大使。与此同时,土耳其多地爆发大规模的“反以”示威游行,土耳其民众的“反以”情绪空前高涨。

在叙利亚北部沿叙土边界建立一条“安全区”,隔开叙利亚库尔德人和土耳其库尔德人,并杜绝叙利亚战乱向土境内蔓延,是土耳其的首要目的。为此,土方多次与美方磋商,希望获得美方支持,但美方一直态度冷淡,土耳其因此对美国心生不满。 分析人士认为,库尔德问题是美国牵制土耳其的一张牌,如果美国同意建立“安全区”,那么这张牌就将失去效力,这是美方对“安全区”设想无动于衷的原因之一。 在此情况下,土决定单方面推进该计划,发动了“橄榄枝”军事行动。在此次行动中打头阵的“叙利亚自由军”,不同于在叙内战初期一度相当活跃的另一支“叙利亚自由军”。后者是武装分子自发组成的一支反政府力量,主要在叙中部地区活动。参与“橄榄枝”行动的“叙利亚自由军”由土耳其组建和训练,听命于土耳其。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19日说,土耳其正在叙利亚展开的军事行动将扩展至曼比季、科巴尼、泰勒艾卜耶德、卡米什利等地,直到“清除土叙边境的恐怖主义走廊”。

  直接使用军事手段维护土耳其的地区利益

  《出鞘》完整内容请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抢先查看(查看详情请搜索微信公众号:sinamilnews),《出鞘》每天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完整首发。

本文由金沙4166官网登录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土耳其塑造强国形象频介入地区事务 为何拉拢俄罗斯

相关阅读